跨境新政下的阵痛:试验区进口单量一周减逾60%

2016-05-070阅读0

  5月8日,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政策将迎来满月。或许让主政者始料不及的是,在这一个月中,新政所推行的一般贸易监管模式,在跨境电商行业引发了一场强震,并有可能成为压死综合试验区内跨境电商“正规军”的最后一根稻草。

  进口单量一周锐减逾60%

  作为引导消费回流的最有效途径,跨境电商一直沐浴在宽松政策环境里,也得以飞速发展。

  据海关统计,2015年,杭州、郑州等7个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跨境电商“正规军”)进口金额约为155亿元人民币,是2014年的14.5倍。

  为规范行业发展, 4月8日,财政部、发改委等11个部门制定的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政策正式实施,除将行邮税改为综合税外,新政还对进口货物实施一般贸易监管模式。

  政策冲击立竿见影。

  据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统计,从4月8日到4月15日,郑州、深圳、宁波、杭州等综合试验区进口单量分别比新政前下降70%、61%、62%和65%。

  4月15日,海关总署办公厅下发《关于执行跨境电商税收新政有关事宜的通知》明确,4月8日前发运的商品按原有通关程序进口。综合试验区进口单量也闻声回升,郑州、深圳、宁波、杭州等综试区进口单量分别回到新政前的55%、62%、65%和71%。

  但这只是消耗4月8日前发运的库存,新的危机已然来临。

  郑州进口综合物流中心总经理徐平3日告诉记者,目前,在河南保税物流中心园区内,每日出货单量已经由此前的23万单减少至新政实施后的8万单左右,预计下周内园区的库存量将全部消耗完。

  “新政实施后园区内还未有一家跨境电商企业发生过一单进口,早前下单的部分货物则因无法入区而大量滞留在港口、机场。园区内企业也从此前的100多家减少到目前只剩下聚美优品、小红书等5家企业因库存量较大还维持运转。”她说。

  徐平的话也得到了电商企业的证实。

  某跨境电商龙头企业的高管向记者透露,公司位于郑州跨境电商综试区内的雇员已经从新政实施前的约3000人减少到500多人。

  另一家跨境电商的高管也说,公司在杭州综试区内的保税仓开工率已经降至30%以下,为公司提供配套服务的部分企业已经开始裁员。

  郑州综试区内某跨境电商员工对记者说,平均每天都有5到6家中小电商企业关门停业。特别是仓储和物流企业的工人,即便企业不裁员,也因为没有工作绩效而主动离职。

  质检通关单拦路

  郑州的跨境电商业务一直领先全国试点城市,其创新形成的一套独特通关模式被誉为“郑州模式”,曾被总理点赞。

  据记者了解,在新政实施前,郑州等综试区企业进口任何货品的报关手续只需提交合同、运单、装箱单和发票四份材料,这四份材料的报检只需半天时间,货品即可入区上架以待销售。

  但4月8日开始实行的新政,将限值内的商品视为跨境电商零售进口,超过限值的商品视为一般贸易进口。清单的备注中直接要求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按照一般贸易提供通关单,化妆品、保健品等商品还须在食药总局注册备案。

  这样就意味着,“4月8日以后发运的商品中,除纸尿裤、枕头、水杯、奶瓶等少数非法检商品还能进口外,超过95%以上的商品已难以进口,而目前开展业务的库存普遍在30天内,面临无货可供危机。”一位跨境电商专家说。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4月19日发表的《关于跨境电商零售进出口政策实施及影响情况会员企业反馈意见的汇报》也说,新政的本意为堵住税收漏洞,但是,由于清单要求跨境电商按货物提供质检通关单,相当于将一般贸易的检验检疫要求加到了跨境电商进口上。

  关于一般贸易检验检疫的繁复,这份报告以食品举例称:办理通关单需随附原产地证书、卫生证书、食品成分分析表、进口许可证、企业首次进口食品类的进口声明、出入境食品包装备案书、安全性评估材料等10余种单据,还需办理境外生产企业注册、境外出口商备案等前置性审批,不仅手续繁杂、办理时间长,且未能满足前置性审批条件的商品将无法进口。

  郑州综试区的一家跨境电商企业员工小初告诉记者,以食品为例,仅准备一张通关单就需要备齐9份材料,最短也需要2个月的时间。进口新的化妆品时间更长,需在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备案,而在食药监的备案没有一年时间是根本不可能办下来。

  这对于以快消品为特征的跨境电商新贸易业态而言,时间消耗成为其难以承受之重。

  新政松绑势在必行

  据了解,近年来,跨境电商试点城市在监管实践中,基本摸索出了包括信息对接、事前备案、国际互认、入区抽样、全程监控、供应链可追溯等系列创新监管办法。

  “新政中所规定的按照一般贸易监管跨境电商是行政管理上的倒退。”有业内专家指出,如果能把跨境电商的创新监管运用到一般贸易,必将提高效率,促进一般贸易的进口,而不是反过来行事。

  这位专家说,从新政实施近一个月的情况看,跨境电商难以满足一般贸易监管要求。一是跨境电商相当于平行进口,多数产品从国外市场直接采购,无法提供国外厂商授权、原产地证等一般贸易通关单随附单据。如要获取国外厂商授权,势必将产品定价权和大部分利润让给国外厂商;二是一般贸易前置审批周期太长,难以满足跨境电商对时间和效率的要求;三是一般贸易检验检疫成本过高。以保健品为例,每个品类检测备案费用在50万至100万元之间,对此跨境电商实在难以承受;四是按一般贸易监管将使综试区彻底丧失优势,综试区将因仓储物流成本高昂而无人问津。

  “因此,新政必须调整对跨境电商的监管。”上述专家说。

  郑州、杭州综试区内跨境电商企业更是呼吁松绑。他们预计,随着库存逐渐售完,综试区进口单量将迎来更多的下降,行业或出现大面积“熔断”。

  一些分析人士坦言,若新政不做调整,随着跨境电商“正规军”的进口受阻,将可能导致海外电商通过直邮、转运等方式进入中国并迎来大发展机遇;国内跨境电商企业被迫放弃综试区,转向布局海外仓储,而这部分原本在国内的仓储、物流、管理收益流失到国外;“人肉”代购等灰色渠道将重新兴起。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记者 赵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