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子中心鱼龙混杂标准缺失 谁来建标立法

2016-05-190阅读0

  随着80后逐步成为生育主体,以“月子中心”为代表的母婴健康护理社会化服务方兴未艾。很多城市,月子中心市场炙手可热,广受追捧。

  

  但在火热景象之下,月子中心也因缺乏行业监管和规范标准遭到多方质疑,甚至有一些“作坊式”机构混迹其中。在消费之前要充分了解相关信息,一旦权利受到侵犯,甚至无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猴年叠加二孩 月子中心“爆棚”

  “从去年11月开始,每天平均要接待三位妈妈前来咨询,三居室和二居室基本上预订完毕。房间几乎不够了。”咨询和预订的火爆让杭州方慈产后休养中心工作人员有些意外。作为杭州最高端的月子中心之一,其推出的三个套餐均价都在10万元以上。

  私立妇产医院美中宜和在杭州扎根一年以来,“坐月子”的业务量始终大于分娩。据了解,杭州美中宜和的月子套餐分9万元和11万元,2015年政策是打七折。院办工作人员说:“今年如果市场继续向好,我们或许会调价。”

  民间对“猴”这一属相的偏好,再加上“全面二孩”新政策刺激,16年,月子中心行业似乎进入一个“最好的时代”。

  “受全面二孩新政策影响的多是70后80后,年龄集中在35至45岁。”这部分人比较特殊,她们中很多再生育风险大增,恢复也相对慢。“面对人生最后一次坐月子的机会,她们选择月子中心是为了更好地调理。”

  “一些妈妈第一胎时留下了月子类隐疾,所以选择到月子中心重新调理。”北京月来悦好月子中心销售经理表示,二孩政策放开后,公司在一些经营细节上进行了调整,例如推出针对二胎产妇的膳食、增加供一孩玩耍的场地等。

  目前,月子中心还处于消费者培育阶段,以杭州为例,只有5%至10%的女性选择月子中心。

  

  缺监管低门槛 价格战愈演愈烈

  与很多新兴产业相同,粗放的起步节奏,让月子中心市场经历了多年的良莠不齐,时至今日,行业发展仍面临重重隐忧。

  目前,月子中心一种是依托民营医院产科提供较为“专业”的月子服务;第二种是结合家政服务、月子服务于一体的公司;第三种则是完全独立运营的月子中心,在服务、硬件条件和周边环境等方面走高端精品路线。

  “除了第一种是依托民营医院、需要按照有关医疗机构的制度管理外,其余两种无法像医院那样接受卫生主管部门监管,更多的是按照服务企业在运作。”

  不仅监管缺位导致行业鱼龙混杂,而且进入行业的门槛低也导致月子中心专业水准参差不齐。

  正规的月子中心,其经营范围除了母婴护理服务、母婴用品销售等以外,还需要取得相应的餐饮、住宿经营等执照,但行业中也不乏包下一层酒店式公寓、请几个护理人员就开始招揽生意的“作坊式”机构。

  不少月子中心在宣传单上都会打出“为产妇和新生儿提供强有力的医疗、保健技术支持”、“专业妇产科医护人员24小时贴心护理”等“专业”承诺。实际上,这些“专业人士”中除了退休护士、医科学校学生,更多的是普通月嫂经过简单培训后转型的“专业育婴师”,有些员工的“上岗证”甚至是花钱买的。正因如此,近年来有的月子中心误用酒精清洗婴儿口腔、新生儿感染肺炎等负面事件屡见报端。

  更令人担心的是,愈演愈烈的价格战加剧月子中心行业陷阱。

  多位业内人士说,为了吸引更多顾客,一些月子中心把价格压得很低,但低价又无法提供所承诺的服务。

  “表面上,各家会所提供的服务大致相同,但能做到什么标准,差异却极大。”一位业内经营者说,独立的月子中心有足够地方对母婴衣物进行阳光晾晒消毒,而租用酒店的会所只能用烘干机;规范的月子中心可以保障月子餐的新鲜,而一些不具备食品安全许可证的只能租用酒店厨房烹饪月子餐,甚至给产妇喝的汤水是提前熬制好的,每天按需解冻、二次加热。

  事实上,种种乱象已引起业内的深深忧虑。曾在某月子中心担任过企划负责人认为,月子中心往往出现一例安全事故,就能让人们对整个行业产生质疑,对声誉造成损失。

  

  期待国标出台 消费者擦亮眼睛

  方慈产后休养中心创始人高莹认为,处于成长期的这一行业,在没有明确的行规和标准之前,只能依靠自律规范市场。除了依靠市场优胜劣汰,更迫切的则是需要规范化的监督和管理。随着业内对行业标准的呼声越来越高,天津、南京率先制定了规范月子中心的地方标准。15年11月,妇幼保健协会也推出了“产后康复结构服务指南”,提出“月子中心距离医院不得超过15分钟车程”、“最少12张床位”、“24小时母婴同室”、“从业人员持证上岗”等规定。

  同时,专家也提醒消费者擦亮眼睛,如在消费之前先检查对方是否拥有营业资格;预先参加体验活动,充分了解月子中心免责条款;签订合同前与月子中心推荐的护理人员沟通,了解月子中心推荐的护理人员的基本情况等等。一旦权利受到侵犯,消费者应通过法律途径保护自己。

  文章来源:门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