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教市场火爆背后乱象:课程设置随意 师资水平不一

2016-09-160阅读0

  每个周末,王楠都会带着两岁的宝宝奔波在家和早教中心之间,上欢动课、艺术课和音乐课。尽管十分疲惫,但想着可能对孩子成长好,她也就坚持了下来。

  随着二孩政策的实施,越来越多“不愿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家长,看重孩子的早期教育。全脑开发、激发潜能、蒙特梭利……专门针对婴幼儿开设的早教机构在沈阳遍地开花,较大规模的早教机构周末课程更是堂堂满员。

  然而,连日来,记者在走访了爱怡宝贝早教机构、美吉姆国际儿童教育中心、小天才早教中心等8家早教机构后发现,早教机构火爆的背后却存在课程设置随意、师资水平不一、卫生安全不过关等诸多乱象。

  周末课程堂堂爆满

  柔和的灯光、黄蓝圆形的吊棚、不规则玻璃镜墙面、白绿色条格地板上堆放着各式各样的彩色教具。

  欢动教室内,滑梯、拱桥、平衡木上和海洋球堆里都有孩子在玩耍,有的孩子在地上爬,家长在后面跟着,有的孩子被家长牵着走来走去。

  向前走到音乐课教室门前,音乐声时断时续,孩子们随着节奏的强弱扭动着身体,笑着、蹦着、互相抱着。每个教室都有上课的家长和孩子。

  这是记者近日在沈阳市星摩尔购物广场的爱怡宝贝早教机构看到的场景。

  早教顾问毛毛说:“工作日家长们都上班,因此周日的课程最为火爆,基本满员了。”不仅如此,美吉姆国际儿童教育中心、亲亲袋鼠国际早教中心、东方爱婴早期教育中心3家大型连锁早教机构,周末也几乎是堂堂课满员,最多的一家会员数达2400人。

  上个世纪60年代,早教行业兴起于美国,主要针对0~3岁婴幼儿开展有针对性的指导和培养,为孩子多元智能和健康人格打下良好基础。我国早教行业起步于上世纪90年代。1998年,第一个早教中心在北京成立,之后呈井喷式发展,2015年,我国的早教机构已达1.3万家。

  在家长交流区,记者遇到了24岁的年轻妈妈张蕙。张蕙说:“朋友圈里每天都是嫂子、同学带着宝宝去早教机构游泳、做游戏的照片。妈妈们见面也总是问你家小孩上早教班了吗?别人的孩子报了班,自己孩子不报,怕被落下。我家孩子1岁半才来,已经算晚的了。”

  据统计,沈阳市有15万个0~3岁婴幼儿家庭,80%的家长有早教需求。这两年,家长跟风报名,只要家庭经济条件允许的,都会报上一两堂课。早教的收费价格也因此水涨船高,其中天才宝贝早教中心的价格最低,45分钟课时100元,美吉姆早教中心的最高,45分钟达到300元。“这比自己怀孕时咨询的价格高出了10%。”张蕙说。

  课程设置随意,师资水平不一

  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0~3岁的城市婴幼儿数量为1090万人,早教市场规模达500亿元。

  近几年,美吉姆、金宝贝等外资企业进入中国市场,红黄蓝、东方爱婴等本土企业崛起,行业发展十分迅速。然而,早教市场高速发展的同时,也带来诸多问题。

  记者试听了一节“探索与发现”课程,10个妈妈抱着的都是7~15个月大的宝宝。老师手拿布偶对每个宝宝说:“小朋友好,我叫欣欣,你叫什么名字啊?”家长扶着宝宝的手招一下或点下头,并替宝宝说:“你好,我叫×××。”

  对表现好的宝宝,老师会拍手鼓励。之后是随音乐做操,右手托住孩子,左臂扶在孩子的腋下,妈妈们在老师的示范下,帮着孩子做运动。活动完后,老师拿出了彩色球、娃娃和小铃铛给孩子们抓握、听声音和看形状。最后以一段告别歌曲结束。

  沈阳一家大型早教机构的高级课程顾问方华告诉记者,目前,国内没有统一的0~3岁婴幼儿教学大纲。每家课程设置得很随意,都宣传自己的教学方法最好,然而,并不一定适合不同年龄段的婴幼儿。现在,大部分早教机构都是按照“金主”家长们的喜好来设定。比如说,英语课、作曲课、常识课、古诗课,很多知识灌输,不仅不适合0~3岁的婴幼儿,还会适得其反。

  除此之外,国内尚无早教教师的专业资格认证,各机构师资水平不一。记者看到小天才早教中心正在招聘教师,“耐心、有爱心,师范专业毕业为宜,培训上岗。”前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规模大的早教机构师资水平较高,以大专学历老师居多,主要来自幼儿师范、学前教育、美术、音乐等专业。但一些小的早教机构教师水平不高,有的都没有师范学习经历,只是培训2~6个月就上岗了。0~3岁是婴幼儿大脑发育最快的时期,一旦老师教学方法错误,会给婴幼儿留下很坏的影响。

  据了解,沈阳市共有早教机构近200家,由教育部门审批成立的“早教中心”只有3家,属于公益性机构,其余全是盈利机构。2014年,沈阳培正逗点早教铁西中心店老板跑路,拖欠家长学费200余万元,至今仍有家长没要回预缴的学费。提起跑路的原因,方华分析说:“早教机构收费都是预付在会员卡里,可能会有不良商家卷款潜逃的。行业竞争大,一些商家品牌竞争力不强、课程品质不高导致生源不足,坚持不下去就倒闭了。”

  2010年2月1日施行的沈阳市《学前教育管理办法》第八条规定,学前教育机构场所不应与集贸市场、公共娱乐场所、医院、垃圾及污水处理站等环境喧闹、杂乱或者不利于儿童身心健康成长和危及儿童安全的场所毗邻。早期教育指导中心,不能在办公楼、商场、超市等处选址。但记者实地探访发现,大部分早教机构设在购物广场、写字楼里,消防、卫生、安全环境是否过关引人担忧。

  监管缺失亟待解决

  记者了解到,目前,在我国教育体系中,3到6岁孩子的教育为学前教育,0到3岁的早期教育还未纳入现有教育体系,没有相应法律保障。早教机构由工商部门审批,注册的名称多为启智咨询服务中心、教育咨询公司等,政府教育部门难以监管。

  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教育厅厅长沈健建议加快制定学前教育法,要求明确学前婴幼儿早期教育管理等职能归属教育行政部门,早教机构的准入制度采用行政许可制度。

  沈阳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于永富认为,早教机构应当参考民办幼儿园的设立程序,由民政部门注册设立。主管部门要对早教机构从业人员资质进行审查、制定具体的行业标准。同时,早教机构应当配备医师、营养师、心理咨询师等。

  沈阳师范大学学前与初等教育学院教授秦旭芳表示,教育部门应当组织编写权威的早教示范教材。在课程设置上,应当从全面提高婴幼儿的综合素质出发,不仅要满足其智力发展,也要促进体力、情绪、审美等方面的发展,可以出台“0~3岁婴幼儿学习与发展指南”等相关示范教材及规章。本报记者 刘旭

  文章来源:工人日报,刘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