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跑线上的竞争生意: 挖掘千亿“早教”市场

2016-05-150阅读0

  一份早教行业研究报告显示,城市家庭对早教越来越重视,2013年国内早教市场规模约320亿,预计到2020年,早教市场规模达1000亿。随着教育消费日益普及,早教机构遍地开花,巨大的市场机会也带动了资本进入。

  “我一直都是散养的观念,但听说现在很多好的民办小学入学都需要投简历,如果不去上各种早教班,像别的小朋友那样掌握一定基础和专长,上小学这样的起点都拼不过别的孩子,所以3岁开始就让孩子学英语了。”一位在上海生活的4岁孩子的妈妈在闲聊中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2015年年初《虎妈猫爸》电视剧的热播,因将上述妈妈关心的“幼升小”、“学区房”等一系列家庭教育问题呈现在全社会面前而引起议论热潮。在重视教育的中国人眼中,早教已经成为新一代爸妈的重要课题之一。

  有数据显示,中国目前家庭教育消费的年均增速为20%。育儿支出已占中国家庭平均收入的23%。教育支出在中国已经超过其他生活费用,成为仅次于食物的第二大日常支出。

  相对于日本90%以上家庭正在使用分龄早教,韩国超过80%,台湾也超过67%,而国内大陆使用的家庭仅60万,1%的使用率都不到,尚有99%的空白市场等待开掘。不过,近年来,中国越来越多的家长接受“早教”概念。

  一份早教行业研究报告显示,城市家庭对早教越来越重视,2013年国内早教市场规模约320亿,预计到2020年,早教市场规模达1000亿。

  在中国,早期教育发展的最晚,但速度最快,品类最多,也存在良莠不均。业内人士认为,未来趋势变化会体现在,80后、90后父母主力军对教育的需求和理解也更加多元化;未来教育会结合互联网技术的运营,让孩子和家长得到更加完美的教育体验;早教行业经过目前洗牌阶段,也将进入品牌的健康发展阶段。

  资本添火“早教热”

  城镇化步伐的加快和二孩政策的开放,孩子的急速增长带来的巨大需求市场,以及不愿意让孩子输在起跑线的家长们对早教的认识度与参与率正在不断的提高,给发展早教创造了空前的利好机会。

  谈及中国早教市场的现状,2003年把金宝贝带入中国、被称为“中国早教之父”的夏弘禹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过去二十年来,中国的早教还是以美国为主导的课程体系,这些课程设计以发展心理学为理论学术基础,来研究孩子的语言敏感期、亲子关系的建立等孩子发育阶段的各种问题。即便是中国本土的早教机构,也大都以西方主导的早教课程体系为基础。”

  目前在早教领域,金宝贝、美吉姆等外资的早教机构占据一、二级城市市场的主体地位。金宝贝方面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其在全球已经开设700多家早教中心,逾1000家童装门店,自2003年进入中国后,至今已在130多个城市开设了逾250家早教中心,逾20家童装门店。

  国内二、三、四线城市则被价格更有优势的民办教育品牌占据,比如,创立于1998年的红黄蓝,在全国300多个城市拥有1200家亲子园和300多家幼儿园;同样成立于1998年的东方爱婴在中国150多个城市300多家婴幼儿早期教育中心。

  有机构发布的《2014中国早教市场分析报告》显示,幼儿教育市场发展迅速,2013年就达到2130亿人民币,并在2014年持上升趋势。随着教育消费日益普及,早教机构遍地开花,巨大的市场机会也带动了资本进入。

  2014年7月,森马服饰收购天才宝贝母公司香港睿稚集团,后者旗下的育翰上海拥有天才宝贝和小小地球两大教育品牌。红黄蓝在2008年获得A轮融资后,在2011获得纪源资本的2000万美元B轮融资。而东方爱婴在2006~2012年,曾先后获得Harbinger、华威国际集团、祥峰投资集团、美国普凯投资基金的投资。2013年,全球最大的并购基金之一贝恩资本收购了“瑞思学科英语”,再次激发了幼儿教育创业者的信心。贝恩投资一直对于教育有着足够大的兴趣,2008年1月,贝恩投资以13亿美元收购幼儿托管和早教服务商Bright Horizons,帮助其私有化退市。2010年,贝恩投资再次出手以18亿美元收购了早教和婴童用品制造商金宝贝。

  洗牌与规范发展

  和不少预收费的行业一样,早教行业近年也出现过知名品牌加盟店运营不善、倒闭甚至跑路等现象。

  这与在运营模式上,大多数早教机构都是以加盟连锁的方式预收费有关。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一些机构出现跑路现象是其将预收学费进行其他方面的投资。为防止有机构出现预收费资金链断裂跑路现象,政府前几年已经出台了相关政策,要求预收费培训机构需要交50万的押金。

  上述人士透露:“由于教育培训的相关执照门槛高,很多加盟早教机构打了擦边球,办理的工商执照或者咨询方面的执照,规避了押金等风险管控、教育质量监管等问题,而一般家长通常很难了解到其中的差异。”

  加盟与直营模式各有利弊,夏弘禹认为,直营店受品牌直接管控,理论上课程质量标准更加稳定,但加盟店主往往自己是老板,理论上比直营店职业经理人也更关注品质。“关键还是看该早教中心的领导人物的管理能力。”他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早教机构一年的课程都是万元以上,昂贵的早教对孩子的潜能开发是否真的有益?

  收费标准上,每个早教机构课时的时长不同,并且大多数课程出售都是通过课程包的方式,每家机构的折让标准也不一样,夏弘禹告诉记者,从实际成交价来说,本土品牌早教机构的课时单价大约是120元~160元/小时之间,外资品牌早教机构的课时单价大约是150元~200元/小时之间。

  而以200元/小时的课时单价为例,其中房租和教师等人员工资开支大约占到50%~60%左右,因为早教机构通常会开在交通方便、商场等人流密集的场所,所以房租通常也很贵。人员方面,因为教师培训对于教学质量非常重要。此外,早教机构要高效运转还需要前台、服务、市场等支持人员。

  “再加上水电、市场拓展、税务等方面的开支,实际上早教机构的毛利率并不高,且不同加盟店利润差异也很大。夏弘禹举例说,1个课程是5个学员上课,还是10个学员上课,利润显然不同,“加盟店的运营效率与利润跟该店的管理能力、服务能力与课程质量等相关”。

  而对于早教品牌来说,一位在某外资早教机构工作多年的老师告诉记者,一些品牌会开少量自营店,通常会将自营店作为样板店,其盈利模式大都是收取加盟费、门店的流水提成、以及课程体系与教材、教师培训、装修指导等方面的收费项目。

  然而,愿意为孩子成长付出的家长们最担心的,还是早教机构的质量与孩子学习的效果。据悉,目前中国尚未出台早教机构教师的资质标准,所以家长无从判断早教机构的教育质量,通常情况下,只能信赖规模较大的品牌早教机构,他们有相对专业的师资培训体系和课程开发体系。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育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成刚认为,现如今早教行业正经历洗牌阶段,将马上进入品牌的健康发展阶段。

  文章来源:一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