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伪命题”囹圄,金宝贝早教被“卖”

2016-09-150阅读0

  近日,上周金宝贝公司宣布以1.275亿美元向亿翔控股 (ZEAVION Holding)出售旗下早教业务,“早就听说要易主,没想到价格这么低”,“只怕又是一次资本交易,但也乐观其成”……金宝贝出售早教业务在引发业内讨论的同时,也再次让人们关注到早教行业的现状:

  价格虚高、师资参差不齐、课程体系混乱、用户粘性低被认为是早教行业的共性问题;不少的早教机构也因此是“半死不活”、“赔钱都赚不上吆喝”、“勉强挣扎”,所以,早教机构突然关门、老板跑路的新闻频频被曝光……

  甚至,被贴上“家长跟风”、“教学无效”标签的早教也身陷“伪命题”囹圄。

  但它真的是“伪命题”么?若是,为什么已离职的早教老师,依旧愿意把孩子送去机构学习?若不是,作为教育产业饱受争议的类目之一,早教市场的出路又在何方?

  金宝贝易主,情理之中还是意料之外?

  “早就听说很多人都在打金宝贝的主意,作为早教行业的第一梯队,谁不想要?但如果与威创收购金色摇篮的8.57亿元人民币相比,这金额还是比我们预期的低了点。”谈及这次收购,一位早教业内人士表示。

  金色摇篮与金宝贝的区别在于,金色摇篮主要业务是幼儿园,金宝贝是早教业务。

  “但是幼儿园是刚需,早教不是,而且现在早教机构的利润一般在5%到10%之间,价格低于大家的预期,倒也有情可原。”

  同样是对于价格的评估,另一位了解金宝贝的业内人士则认为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收购价格:“1.275亿美元(约等于8.51亿元人民币)这个价格只比威创收购金色摇篮的8.57亿元人民币少了600万元人民币。贝恩资本作为世界级的资产管理公司,自然深谙低买高卖的投资之道,那么这个数字一定是双方都满意的结果。”(注:截稿时,1美元兑换6.677元人民币)

  金宝贝在2003年进入中国,据官网显示,其现已在中国开设200余家早教中心。

  但在近两年,金宝贝的加盟扩张速度却明显放缓:原先的管理团队撤离后,新的团队似乎在一些决策上存在问题;其次,金宝贝虽然有不错的品牌影响力,二三线城市受限于当地的经济水平,金宝贝的课程价格相对较贵,当地加盟商很难赚到钱,而且却少没有天花板的可持续业务;另外,不同种类的早教机构在近几年以几何倍速度增长,老牌产品地位随之受影响。

  在此基础上,如果说贝恩资本选择出手金宝贝是出于资本利益的考量,而面对金宝贝的现状,接手方亿翔控股的谋划又在哪里?

  据了解,亿翔控股是一家专注于教育和文化娱乐行业业务开发和投资的新加坡公司,其创始人为施建刚。多知网查询相关资料发现,施建刚曾担任董事长的江苏飞翔集团此前获得过贝恩资本的投资。

  有业内人士认为, “亿翔控股的收购,表明资本对于早幼教领域的兴趣和热度,这种兴趣对整体行业的发展是好的。”

  只是,资本的兴趣与热度,又该如何解围早教市场之困?

  补不完的坑,早教机构乱象

  一位早教机构校长将参加早教课程的家庭分成三类:

  第一类是看到别人家的孩子上早教,家长完全不了解,只是不想孩子输在起跑线,这是“跟风型”,这类家庭的缺勤率最高,且效果最低;

  此前中国青年报的一项调查中,57.6%的受访者认为送孩子上早教班是盲目跟风。多知网与一位上过两节课的母亲谈论课程体验,她认为“没什么效果,就是玩游戏,在家也一样”。

  第二类是对早教有一些认识,给孩子报名后却没有足够的时间陪伴孩子上课,这是“无奈型”,这类家庭相较于前者,缺勤率略好,但效果依旧不够明显;

  第三类是对早教有清晰的认识,又有足够的时间去陪伴且能配合机构进行互动,这是“配合型”。

  一位已经上了两年课程的家长表示,孩子在近一年的过程中有比较明显的变化,“性格开朗了,胆子也大了,但不知道这是孩子长大的自然现象,还是上课的影响”。

  这位家长还表示“机构的老师水平有高有低,平时沟通过,感觉还不如一些电子育儿杂志的内容靠谱。”

  而这恰巧也是早教机构受抨击的核心理由之一:教师水平参差不齐,一些老师的专业知识缺乏,无法给予孩子个性化和专业化的指导与建议。

  一位早教教师介绍,关于资质,一些机构会宣传教师是幼教专业且持有育婴师或家庭教育指导师资格证。

  据多知网了解,育婴师培训内容偏向于婴儿生活照料、护理,育婴师证书倾向于一种技能认证,不是教育部颁发的资格认证。

  因此持有这种证书也与幼儿园的幼教资格证的影响不同,它既不是老师讲课的准入门槛,也不是机构开设的准入门槛,效力可见一斑。

  此外,即便教师为幼教专业毕业,但大学的幼教课程多针对3-6岁儿童的发展特征,与早教课程并无交集。“所以对于机构来说,招上来的人都没什么差别,流程也是培训,再讲课,讲几遍熟悉了,就上道了。”一位业内负责人表示。

  “幼教专业的本科生当然素质更高,但这些学生基本毕业就去公立幼儿园了,其次是幼儿教育机构,最后才是早教。所以大多机构只能选择中专或者大专生,水平参差不齐,也是无奈。”

  除了师资水平参差不齐,课程体系混乱是早教市场的另一个痛点。

  在国家2010年审议并通过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中,已经明确提出要重视0-3岁婴幼儿教育,但无论是国家还是地方,均没有指定或者统一的教材,所以早教机构的理念各成体系。

  一位早教机构教师介绍道:“中西方教育理念差距很大,在美吉姆的老师或许可以换到金宝贝去教课,但换到国内早教机构,就相当于前面的经验白搭。”

  除此之外,价格因素是也在影响着家长们的教育决策。

  14年从早教机构离职,现任全职妈妈的王女士认为,即便认可早教理念,也对课程有自我的认知和选择,“但这个价格,还是让人望而却步。”

  多知网咨询北京望京的金宝贝课程顾问后了解到,最少的48课时课程,其学费在1万3千元人民币左右,而另一家二线城市早教机构则是70课时1万1千元人民币。虽然课时多了三分之一,但预付1万+,对家长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房租、人力、教具、营销成本层层打压,让早教机构的学费很少有低于万元以下的情况。除少部分早教机构可以盈利,“挣不着钱”“挣扎度日”依旧是行业的普遍现象。

  至此,坑洼无数的早教,又该用什么来填?

  谋生机

  “家长的早教意识渐渐凸显,资本的介入,让市场上早教机构的品类和整体早教市场的盘子越来越大。”“85后成为家长,把早教逐渐变成了刚需”“二胎政策之后,早教的需求也有所提升”……

  早教行业内虽然存在种种质疑,而与质疑相对应的,持积极肯定态度的声音也很多,大小机构也在寻求新的出路。

  不少早教机构选择扩充课程品类,在原有课程基础上加入了英语、脑力开发等课程以提升客源。

  早教机构特性决定了用户粘性低,家长的需求是,一方面可以低价获得精准的早教知识,同时需要一个特定场所及专业人士交给家长具体的教育方法,给予家长总结反馈。“说白了,家长需要集体化教学与个性化教学的结合。”

  所以,我们应该朝这个方向努力。

  谈及目前早教的困境与探索,一位有7年早教经验的校长表示,“教育的效果不是立竿见影的,需要时间去体现。不懂早教,你会觉得我2岁的孩子很倔、很犟,学习了早教,你会明白2岁的孩子也有自己的叛逆期。”

  早教市场或许存在着种种的弊端,但当更多家长理性的看待早教,或许当早教普及的够久够广时,现在面临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