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费数万元行业评鉴属盲区 月子会所游走灰色地带

2016-05-010阅读2

  4月25日讯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苏州妈妈选择去月子会所“坐月子”。入住28天,收费动辄数万乃至数十万元,“二孩”政策下,其生意更是红火。然而,记者通过探访和调查了解到,目前我市开设在医院之外的月子中心或月子会所,都不具备医疗资格。与该行业的起源地台湾地区相比,当前大陆地区月子会所的评价标准体系尚属“盲区”。

  苏城月子会所悄然兴起入住多是“二胎妈妈”

  离预产期还有三个多月,准妈妈吴颐莲就将诞下自己的宝宝。这几天她没闲着,一直在网上咨询苏州各家月子中心的价格和服务。“毕竟第一次当妈妈,没经验,我想选一家服务成熟、口碑好的,哪怕收费贵一点也值。”吴颐莲告诉记者,其实两年前刚结婚那会,她就曾关注过月子会所,“才隔了一两年,苏州的月子中心越来越多,网上都能搜到。”

  另一位准妈妈方怡,在高新区一家月子会所订下了6.8万元的月子套餐。她的丈夫不是本地人,公公婆婆常年在老家。“一方面,婆婆平时喜欢出去旅游,我不想打扰长辈们的生活;还有一方面,说实话,我也怕两地的坐月子风俗和生活习惯不一样,到时候婆婆好心来照顾,我却不自在,那会很尴尬。”方怡说。

  记者通过随机采访发现,苏州妈妈对月子会所的接受度并不低。在网上输入“苏州月子中心推荐”,还能看到有不少妈妈发了讨论帖,询问哪家月子会所“最贴心”、“性价比最高”,跟帖回复很是热闹。

  近年来,月子会所的足迹已扩展到苏城各区。在经营场地上,各家月子会所不尽相同,较常见的是开在酒店里,有的则相对独立或开在医院附近,也有个别如明基医院的“产后护理之家”设在医院内部。收费方面,均为几万元起步,通常以28天为单位,根据房间面积、房型风格、服务项目不同,套餐价格在3.8万至15万元不等;若妈妈想住得更久,也可按相应天数增加费用。

  收费数万元乃至数十万元的“月子”,和普通坐月子有啥不一样?一家月子会所负责人介绍说,妈妈生完宝宝就可以全家入住,会所提供产后护理、产后康复、营养月子餐、育儿指导四大服务。“除了硬件环境优于居家,能提供营养科学的膳食,会所还会安排专业人员协助新妈妈开奶,帮助护理伤口、产后身形重塑和心理调适,有育婴师对婴儿提供24小时护理服务。”此外,还有中药足浴、产后瑜伽、SPA、美发等其他服务。

  通过走访,根据入住家庭和咨询的情况,记者发现相对于“一胎妈妈”,“二胎妈妈”对月子中心表现出更大的兴趣。已入住的家庭多数是第二个娃,甚至占到八成,这样的情况在我市月子中心屡见不鲜。“二胎家庭的经济水平往往较稳定。而且,家里长辈正疲于照顾大宝,这次就没精力再照料,有些家庭的月子套餐费是由长辈来出的。”一位业内人士说道。

  《中国保健服务产业发展蓝皮书》显示,我国每年约有2000万名婴儿出生,有意向到母婴护理机构“坐月子”的,约占分娩孕妇总数的5%。“全面二孩”新政下,月子会所

  或迎来“最好的时代”。据预测,产后母婴护理全国市场潜力超过600亿元。

  准入门槛低如开商店?有医疗需求却无医疗资格

  然而,作为中国大陆地区的一种新兴业态,月子中心却一直“游走”在灰色地带,该行业的准入门槛很低。

  “现在而言,申请开办月子会所,就跟开商店般简单,只要到工商部门领个执照就行。”业内人士透露。

  记者从我市工商部门了解到,全市以“月子”之名注册的机构不足5家;而其余的月子中心,多是以母婴护理服务公司或是其他公司之名注册。它们在工商登记的经营范围和营业许可,一般也都是母婴护理服务、销售母婴用品等。“如果发现经营范围涉及医疗行为,注册时还必须得到卫生计生部门的许可,我们会连同卫生计生等部门一起来审批。”市工商局工作人员表示。

  记者浏览了我市几家月子会所的官网和宣传册,发现不少机构会把“医护人员24小时贴心护理”、“为产妇和新生儿提供强有力的医疗保健支持”作为卖点。许多妈妈也正是被这一点吸引而来。

  那么,我市有多少月子中心是具备医疗资格的呢?记者从我市卫生计生委获悉,目前苏州所有开设在医院之外的月子中心或月子会所,没有一家由市卫生计生委参与审批——也就是说,这些机构都不是医疗机构,不可实施医疗行为。

  据了解,当前月子会所中的从业者,有些是退休护士,更多的是育婴师即“月嫂”、催乳师等。育婴师和催乳师的职业资格证书,可通过参加人力与社会资源保障部设置的相关考试来获得。

  而在月子中心的起源地台湾地区,月子中心被称为“产后护理之家”;为加强预防感染事件,感控部分则由疾控中心负责。其设置、扩充、开业及登记事项之变更,均需依照《护理人员法》和《护理机构设置标准》,向所在地主管机关申请核准登记,并经主管机关、建筑管理及消防机关联合审查合格,才发给开业执照;对于护理人员、护理服务设施以及建筑物的设计、构造均有严格规定。

  记者获悉,在苏州,明基医院内的“产后护理之家”正是参照该标准设置,是我市目前唯一的医疗级产后护理场所。其监督管理包括消毒灭菌、感染控制等,均严格按照医疗标准执行。“从业人员中没有月嫂,全部都是持证上岗的护士,接受医院护理部管理和培训。”该“产后护理之家”执行主任陈亭君说,医生也是相当重要的医疗支持,“万一发生新生儿呛奶,医院的在岗医生可在第一时间急救。万一母婴出现感冒、肠胃炎等传染性疾病,须有严格的隔离和治疗措施……这些都是很现实的医疗保障。”

  新兴行业评鉴属“盲区”

  呼吁创新“预警式监管”

  与台湾地区相比,大陆月子会所的评价标准体系尚属“盲区”。记者了解到,台湾“产后护理之家”的行业管理,有着一套严格的分级评鉴制度。据陈亭君介绍,从2002年起,台北成立了“产后护理之家”评鉴委员会,2011年开始,对台湾所有“产后护理之家”进行评鉴。评鉴结果分为合格(优等、甲等、乙等)及不合格(丙等),评鉴合格者颁发证明文件,并作为补助或委办业务的优先对象。有效期内,对“产后护理之家”不定期进行督导考核,3年有效期过后,须重新接受评鉴。

  “评鉴结果都是向社会公开的。”陈亭君表示,如“产后护理之家”不符合规范,将会要求改善并随时复查。“若再不改善,立即开罚,视情节重大,处6万元以上、30万以下罚款,甚至吊销营业登记证。”

  记者采访了市人大代表冯磊。她表示,“母婴”这种脆弱群体的特殊性,决定了月子会所的服务必须是安全、科学、严谨、细致的。正是因为当前欠缺标准规范与引导,有些月子会所经营才会乱象丛生。

  冯磊将月子会所与教育系统中的早教中心进行了类比。她说,几乎在所有发展迅速的新兴服务行业中,都可以看到背后隐藏的巨大市场风险甚至是公共安全风险。与传统或成熟行业不同的是,新兴行业的“暴利动机”强,易引发社会资金盲目跟进,更容易受恶性市场竞争之阻击,导致服务质量下降。“为了长远健康发展,新兴行业需加强自律,尽早制定出合理统一的行业规范。”冯磊表示,在新兴行业相关法律迟迟不到位的情况下,管理部门应多关注市民举报,或采用突击检查、停业整顿等传统“事后监督”模式。与此同时,应把握新兴产业特点,创新思维,“开辟预警式监管模式,以便能提前介入问题进程,从而在还没有上升为恶性现象之时就能引导问题良性自愈。”冯磊说。

  文章来源:中国江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