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教市场乱象调查:“只要不出事,没有人管”

2016-06-050阅读0

  当下我国不少家长盲目追求早教,把早教当作孩子比拼的赛场,严重偏离了正确的早教方向。一些早教机构为了迎合家长,不负责任地宣称能够“全脑开发”“激发潜能”,课程设置注重技能培养,忽视人格养成;一些早教机构就是“草台班子”,找个场地,雇几个未经培训的人员就开张……

  早教应该教什么?怎么教?早教市场如何规范?本刊进行了深入调研。

北京一家亲子游泳俱乐部,教练在指导幼儿潜泳 殷刚摄

  家长众生相:“别人都上,我娃也要上”

  广西南宁的敏敏2014年4月生下儿子后,逐渐和小区内孩子年龄差不多的妈妈们熟络起来。随着孩子们个个会爬行、站立,敏敏发现其他妈妈尤其是全职妈妈更忙碌了,不少妈妈把孩子送到了早教班,说是要进行“智力启蒙”。

  如今,参加这种“启蒙”的孩子越来越多。就像妈妈们在一起会或明或暗地比孩子身高、体重、喝奶量一样,在养育孩子的过程中,孩子学了哪些新技能,成为妈妈们的又一个比拼项目。“你家小孩上早教班了吗?”妈妈们初次见面,这几乎是一个必问题。

  孩子还不会走路,早教已经开始

  湖南长沙的“85后”妈妈丫丫,从孩子8个月大就开始送她上早教班。“我选择早教机构的标准,就是要国际连锁,名气比较大,环境和师资比较好。”丫丫说,现在很流行早教,机构也越来越多,身边条件比较好的、能够承受得起的家庭,基本都会送孩子去早教。

  丫丫说,她家孩子上两种课。一是娱乐课,一般是10到12个孩子一个班,两个老师一起上课,用一些小器材、教具,锻炼孩子的运动协调能力、手眼协调能力;二是音乐课,两三周一个主题,比如拉丁音乐、非洲音乐等,老师让孩子探索一些乐器,教孩子一些动作。

  “大一点的宝宝,比如1岁半以后,还可以参加艺术课,锻炼孩子的创造力。再大一点还有环球课,每周介绍一个国家,老师会把教室设计成那个国家的典型情景,并组织一些有针对性的小活动。”丫丫说,她的孩子大一点后,也会参加这些早教课。

  敏敏对早教也是“倾慕已久”,但由于工作忙,她腾不出时间带儿子去早教班,只是偶尔参加了几次体验课程。2015年4月,在南宁市某大型早教机构为学员们举行的1岁集体生日聚会课程上,敏敏带着孩子参加了。

  虽是聚会,其实只是在课后增加了切蛋糕环节,其实还是一节早教课程。进入一间充满童趣的房子后,年轻的老师们带领家长唱起了热身歌曲,大家还跟随歌曲的节奏摇摆身体。在这个过程中,家长要带领孩子一起哼唱并摇动起来。

  热身之后,家长在老师的指挥下带领幼儿玩爬行比赛等小游戏,房间内充满了成年人的欢呼声、笑声,以及一些孩子的尖叫声、哭声。

  其实,敏敏对这样的游戏并不“感冒”。她认为,小孩都喜欢跟小孩玩,而早教班的课程设计太注重家长参与,少了儿童的自主意识开发。“在很大程度上,早教质量的好坏由家长说了算,所以早教机构会不遗余力取悦家长,以得到他们的承认和课程续约。”敏敏说。

  事实也是如此。南宁的这家早教机构,每节课的课时费达一两百元,相对于南宁的消费水平,属于高端消费。但敏敏发现,“门店里人流不断,会员很多”。

  价格不菲,动辄上万

  记者采访发现,由于需求旺盛,目前市面上的早教机构呈爆发式增长态势。它们的教学理念和侧重点各有不同,有的以智力开发为主,有的以技能学习为主,有的以兴趣培养为主,有的以身体锻炼为主,有的以亲子互动和习惯养成为主……而且大多价格不菲。

  “贵!”对于早教,江西的陈女士只用了一个字来形容。她给孩子报了一年的班,花费一万多。“一节课45分钟要200块钱,一分钟要4块多钱。”陈女士说,她家宝宝上了两个月,也没看到什么效果。

  “就是纯玩,哪里能学到什么真东西。”陈女士说,如果非得说有什么效果,可能就是接触陌生的环境、和其他宝宝交流,对孩子学会与人打交道可能会有些潜在的好处。

  丫丫给孩子报的班也不便宜。“最开始我报的课程,96节课13800元,每节课45分钟。后来我又续了一次课程包,有优惠,11000多元,也是96节课。”丫丫说,确实挺贵的,“其实45分钟很快就过去了,孩子比较小的话还不一定会配合”。

  据记者了解,目前早教机构1次课1般在45分钟至1小时之间,收费低的100多元1次,高的可以达到每学期1万元——按通常的36次课计算,每次课收费将近300元。

  住在西安市东郊的张燕,孩子从1岁半就开始上早教班。她购买了48课时6000多元的一档课程,这是该早教机构最便宜的一种。张燕说,看着别的孩子都上,总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此外也想为孩子上幼儿园打打基础,让他提前适应社会环境。

  “我原来想过让孩子上早教班,因为小区家庭经济条件差不多的,都让孩子上。之前小区一个早教机构卷钱跑路了,这些妈妈又跑到其他地方报了名。”西安一所三本院校的教师王宁说,后来一打听,随便一个课程都要1万多,实在负担不起,只能放弃了。

  “或多或少有些跟风心态”

  对于“为什么送孩子上早教班”的问题,家长们给出了不同的答案。记者归纳整理,主要有这么几种考虑:

  一是可以学习一些知识,开发智力。广西南宁的张女士说,孩子2岁前后语言和认知能力到了一个爆发期,“这是什么”“我要听故事”几乎成了口头禅,“但我和爱人工作都比较忙,陪伴孩子的时间不多,平时就是爷爷奶奶拿着平板电脑放动画片来安抚孩子,这对孩子而言不是很好的教育方法,所以我们选择送孩子上早教班。”

  北京的刘女士说,她看到身边有很多家长把孩子送到早教机构进行智力开发。这些孩子常常比没上过早教班的孩子表现好,比如画画、识字、表演、计算等,有的孩子一路学下来,到幼儿园中大班已经能认识近2000字。“我觉得早教有用,所以就让孩子上了。”

  二是有针对性地弥补孩子的一些弱点。北京的年轻家长王元序说:“我的孩子比较敏感,偏内向,饮食方面也不像有的孩子那么‘生猛’。所以我给他报了跆拳道和游泳。希望这种体育锻炼能增强孩子的体能,对性格产生纠正作用。”

  河南郑州的李女士说:“我家二宝是个性格内向的孩子,平时喜欢用哭来表达诉求,也喜欢跟哥哥抢东西,而且不主动跟小朋友玩。我们想培养他的沟通和交际能力,于是就送他上了早教班。”

  三是可以跟其他孩子一起玩,也给亲子互动提供一个不一样的场所。北京家长余天说:“我送孩子去早教班,主要是给孩子增加一个玩的场所,增加与小朋友接触的机会,没有考虑让他在早教中心学到什么。”

  “早教班提供了一个适合孩子玩乐的环境。”丫丫说,孩子能够在这里接触更多小朋友,锻炼她的社交能力,作为父母,她和丈夫也尽量陪她一起去,陪她一起玩。建立亲密的亲子关系,这是他们最看重的。

  应该说,上述几种考虑都有其合理性,不过记者在采访中却明显感到,不少家长送孩子上早教班其实目的并不明确,教育理念也不清晰。“或多或少有种跟风心态”,安徽合肥的方女士说,哪怕一些家长表面上理由充足,但其实内里只是一颗焦虑的心: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现在所有家长都在争取赢在起跑线上,不报早教班就会有种刚起跑就输掉了的感觉。别人家孩子报了学得早,自己家孩子没有去很明显前期教育就跟不上,更不要提以后上学的时候能比过别人家的孩子了。”方女士说。

  在西安市政府上班的年轻家长张涵说得更直白:“只要家里经济条件跟得上,家长多会选择参加早教,因为怕孩子被落下。其实大部分家长都是跟风,别人都上,我娃也要上。”

  “只要不出事,没有人管”

  ——早教市场乱象调查

  早教市场在蓬勃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乱象。家长如果不谨慎选择早教机构和课程,不但不能达到预期效果,还可能影响孩子的健康成长。

  机构无资质,师资无保障

  早教不属于幼儿教育和义务教育阶段,长期处于监管“真空地带”。对于早教机构的资质,目前各地也没有统一规定。

  湖南省学前教育学会副会长崔红英说,私立早教机构一般是以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的名义到工商局注册的,门槛很低。即使某些正规的早教机构主动到当地教育局注册,也只需要到教育局分管民办教育的部门进行备案。

  据了解,备案的要求很低,只要有固定场所、10万元存款证明以及教师资格证明即可。而证明只需复印件,现场考核通常也走过场,有的还可以作假。

  “更有甚者,一些早教机构根本不去注册或备案,仅仅租借一套住房,随便找几个年轻人,打出某个招牌,就开始办早教班了。一些早教机构开的早教班,几十个家长和孩子挤坐在一间小房子里,空气混浊,实在是有害于孩子生长发育。”崔红英说。

  记者在西安采访发现,市面上的早教机构大多是贴牌,即交一笔加盟费,就开始“哄孩子”。加盟费从30万元至100万元不等,国内自主品牌相对便宜,欧盟的价格最高。

  在师资力量方面,基本分为两类:一是兼做销售推广的教师,并无教师从业资格,占绝大部分;二是幼儿师范毕业的专业老师,只占很小比例。

  西部某市一早教机构投资人王旭告诉记者,去年10月,他加盟投资了上海的一个早教品牌,启动资金150万元,加盟费30万元。早教班设在一个商场内,经营面积600多平方米。“目前早教生源不是很多,但是我们带了游泳项目,会员有四五百人,他们都是我们潜在的客户。”

  “教师有四五个足够了,只要有经验就行,没有资质也无所谓。我们机构不用在教育部门报备,这个比较麻烦。我们这里80%的早教机构都没有报备,一般没有教育部门来查,只要不出事,没有人管。”王旭说。

  迎合家长需求,课程功利性强

  很多早教机构其实就是变相的培训班,为了让家长“看得见效果”,往往急功近利地进行“填鸭式”教学。

  崔红英说,一些早教机构的课程设置随意性很大,英语、运动、音乐、思维训练、绘画等,五花八门,通常都是投家长所好,并冠以某些著名的幼教流派,如蒙台梭利早教、奥尔夫早教等。而家长所好是什么呢?基本是那些他们认为能帮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的知识技能。

  因此,从教授内容来看,不少培训机构其实是做了小学的先修学校,借智力开发提前对孩童进行英语、语文、算术等课程的教学。部分艺术课程的开设也具有很强的“功利性”,有任课教师向记者抱怨:“不少家长的需求是两年弹得像克莱德曼一样。”

  “有些早教机构按照家长的要求,针对两三岁的孩子开设唐诗、计算等超出年龄阶段的课程,把培养‘小大人’当成是早教的成功,这其实不利于幼儿智力的开发。”河南省心理健康研究所副所长赵悦玲说,很多家长和早教机构并不知道,这种“填鸭式”的拔苗助长,对孩子的智力开发有害无益。

  西安一个学前教育机构的课程负责人、资深从业人员段永昌说,在幼儿神经发育不完善的情况下,早教可以影响孩子的发育,但不能改变其智力或智商。正规的早教应该涉及三个方面,一是运动,二是旋律,三是色彩。最重要的是运动,也就是锻炼身体。

  “国外的早教强调自由发挥,注重启发孩子,给孩子的未来打下良好的生理基础,这是至关重要的。但是国内的早教,哪怕是一些很知名的机构,课程都是以技能传授为主。还有很多早教机构,各种理念喊得很响,但实际课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段永昌说。

  场所没标准,安全存隐患

  早教针对的都是6岁以下甚至不足1岁的孩子,其自身抵抗力和自我保护能力相对较弱,对于场所和环境的安全要求很高。

  “我们每天开窗通风,用消毒片稀释后早晚喷洒园所的各个角落,上完课后保洁阿姨用消毒水擦台面、地垫,每周一次大扫除……”河南驻马店一家早教机构的工作人员佳佳说。但孩子来这儿上早教班的一位家长告诉记者,卫生防护工作还是有不专业、不到位的地方,尤其是春季,基本每个孩子都会被传染上感冒,咳嗽发烧。

  目前,许多地方对早教机构的场地设施、环境卫生等应符合怎样的标准,既无规定,也无检查。一位家长说:“现在很多早教机构都租用商业楼,有没有安全隐患,有没有定期消毒等,我们只能凭自己的经验判断。”

  “如果让我再选择一次,我肯定不会选择现在这家早教机构。”合肥的彭女士说。虽然她对该机构的课程还比较认可,但对场所环境十分不满意。“像这种面向儿童的培训机构,至少要有个温馨舒适的环境,但这里冬天没暖气,夏天也不怎么开空调,孩子来上课,冬天冷得很,夏天热得很,让人难以接受。”

  此外,消毒什么的,也很难做到位。“按道理,进入早教场所是要换鞋的,但在这里,家长可以穿着鞋到处走。”彭女士说。

  南宁市民古女士也有类似的经历。她带着1岁多的儿子在一家早教机构体验课程时,儿子明明不小心打碎了一只玻璃缸,玻璃碎片扎破了孩子稚嫩的手心,血流不止,只能去医院处理。这一事故让古女士心痛不已,她说:“作为早教机构,怎么可以在离孩子那么近的茶几上,摆放易碎的玻璃用具?这给人一种很不专业的感觉。”

  

  2015年12月27日,中国关工委在京成立科学早教专业委员会刘莲芬摄

  早教不是为了培养“神童”

  家长追捧,培训机构火爆,早教热的背后,有着家长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理念误区。科学早教,应该遵循怎样的教育理念?早教机构应该教什么、怎么教?乱象丛生的早教市场又该如何规范?

  早教重在培养健全人格

  早教是否有必要?答案无疑是肯定的。可早教究竟应该教什么?“大量的研究早已证明,拥有健全的人格是个体幸福生活的前提和保障。”湖南省学前教育学会副会长崔红英说,早教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孩子形成健全人格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

  首先是学习与人相处的方式,培养良好的习惯和规则意识。西安市第一保育院保教主任王昆说,早教就是给予孩子一个社会化的环境,让他能够逐渐适应社会。“我们很多孩子都是独生子女,缺少同伴,早教机构的课程设置应该让孩子们学会合作和分享。”

  崔红英说,3岁之前,我们要培养的是一个身体健康、心情愉悦、充满探索欲望且能积极表达和控制自己的孩子。“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良好习惯的养成,如生活自理能力、与同伴相处的能力、对规则的理解与遵守、对任务的坚持等。”

  事实上,很多发达国家对此有明确规范。德国法律规定,孩子在上小学前“唯一的任务”就是快乐成长,所谓“早教”的重点应放在基本社会常识(不允许暴力、不大声喧哗等)、动手能力(根据自己的兴趣参与手工制作、解决具体生活问题等)、情商等的培养上。

  其次,早教应该增进亲子关系,让孩子建立安全感和信任感。

  “在专业早教教师的指导下,父母和孩子一起游戏,能让孩子深刻感受父母对自己的关爱,帮助孩子形成安全的依恋关系。这种依恋关系的确立,有助于孩子将来对社会环境和他人的认同。在游戏的情境中培养孩子良好的生活习惯,更有利于孩子自理能力的形成。从长远来看,一个亲近社会和他人、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更容易获得幸福。”崔红英说。

  最后,促进身心发育、智识培养也是早教的一个内容。崔红英指出,3岁之前的孩子,需要充分的活动和适宜的信息刺激,以促进其身心发育,这包括身体动作、语言习得、认知与情绪发展、艺术感知等内容。

  河南一家早教机构的负责人陈倩用“童蒙养正”来概括早教。“早教就是根据孩子生理和心理的发育特点以及敏感期特点,进行有针对性的指导和培养,促进孩子在语言、智力、艺术、情感、人格和社会性等方面的全面发展。”陈倩说。

  需要注意的是,智识培养不等于技能培养。如果以认识多少字、会弹几首曲子来衡量早教的效果,那就大错特错了。“不当教育和过度教育最大的危害在于,婴幼儿可能从小就失去了学习的兴趣和积极性。”崔红英说。

  “给孩子高质量的陪伴”

  “进行早教,最重要的就是给孩子高质量的陪伴。”河南省心理健康研究所副所长赵悦玲说,0~1岁是孩子安全感和信任感建立的时期,这时父母需要做的就是无条件地满足和陪伴;2~3岁是幼儿卫生和生活习惯、规则意识建立的时期,这时需要父母用正确的方式去引导孩子。

  采访中,多位专家和业内人士均表示,早教的重要内容,就是父母以身作则,用自己的行为潜移默化地影响孩子。而早教机构的重要任务之一,是指导父母成为称职的教育者。因此,除了教孩子,家长也是早教的对象。

  “孩子只是早教的一部分,早教的过程也是为了让父母能真正了解孩子。孩子就像大树上的叶子,每一片都不一样,完全按照书本上的方法,未必能收到良好的教育效果。”郑州一家早教机构的老师瑞瑞说。

  “现在一些家长,认为早教是教育机构的事,自己一周陪孩子来上两节课就行了,这样的早教,效果其实微乎其微。”赵悦玲说,早教是家庭教育的一部分,很大程度上是针对家长的教育,让父母学习如何与孩子互动。

  崔红英指出,当前,我国尚缺乏对于亲子教育的规范和指导,这也是造成家长育儿功利倾向严重的一个重要原因。

  “正规的早教机构,不仅仅给家长提供亲子游戏的机会,还应该指导家长成为称职的父母。当家长掌握了科学的育儿观之后,对孩子的家庭教育才会更有质量,也更有利于孩子的成长。遗憾的是,目前我国很多早教机构只关注与家长经营好关系。”崔红英说。

  加强监管,规范早教机构运营

  “我国早教目前处于自然发展的状态,国家对早教机构的指导管理还处于起步阶段。”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高级早教顾问蔡景昆表示,针对早教市场方兴未艾、早教机构良莠不齐的现状,应从提升师资水平、严格市场准入、建立监管体系等角度,全面规范早教行业发展。

  招不到优秀的老师是陈倩最大的担忧。“早教老师普遍年轻,专业程度和稳定性都不够。”陈倩说,早教教师需要较高的业务素养,不仅要掌握教育学,还要有心理学、卫生学和社会学等方面的知识,这都需要专业的教育培训。

  赵悦玲指出,当前要改变“有钱,找个地方,办个营业执照,买些课程,聘俩女孩,就可以开办早教机构”的现象,应从国家层面研究制订早教行业准入标准。

  崔红英介绍,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国对0~3岁和3~6岁儿童教育的管理,分属两个部门,前者归全国妇联,后者归教育部,这就带来了目前两个板块的脱节。

  华南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专业教授袁爱玲建议,明确教育部门作为管理责任主体,对早教机构的设立、收费、教育标准、师资质量、安全设施等方面承担审批监督考核责任,实行早教机构须经教育局审批备案方可营业的准入制度,提高准入门槛,降低营运风险。

  2013年,教育部在上海市、北京市海淀区等14个地区启动了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试点工作。试点从明确管理体制、合理配置资源、培养培训师资、加强规范管理、合理分担成本、促进内涵发展等六个方面进行,坚持公益普惠的基本方向,充分整合公共教育、卫生和社区资源,努力构建以幼儿园和妇幼保健机构为依托,面向社区、指导家长的婴幼儿早期教育服务体系。随后,青岛、南京等地相继出台对0~3岁早教机构的管理文件,明确了办园标准和师资要求。

  “我们对试点工作充满期待,希望国家能够加强对早教的研究,尽快启动对早教的规范与管理。”崔红英表示,当前应组织专门的团队,研究婴幼儿喂养、生长发育监测、营养指导以及情绪与社会性、语言、智力等方面教育的具体形式和内容。在此基础上,出台“0~3岁婴幼儿学习与发展指南”以及早教机构管理办法。

  

  日本一家保育园通过教授洗手操让孩子学习正确洗手方法,养成良好卫生习惯 季春鹏摄

  发达国家如何实施早教

  相比中国家长对早教的追捧,在很多发达国家,早期教育理念虽然深入人心,但早教市场却并不十分火爆。这一方面是因为很多家长和教育专家并不认可超前学习、“赢在起跑线上”的教育理念,另一方面,也得益于政府投入大量资金,提供了质优价廉的早教项目,进而促进了早教市场的有序发展。

  芬兰:禁止幼儿学习超龄知识

  芬兰幼儿教育学家、约恩苏大学教授安娜莉·尼科在《北欧童年与早期教育》一书中指出,芬兰的早期儿童教育强调尊重每个孩子的个性,并为每个孩子成长为具备独立人格的个体提供机会。早教的目的是使所有孩子都成长为“能够做出负责任的决定,积极参与社会活动,照顾他人,并在需要时为他人提供帮助的成年人”。

  这一理念不仅适用于芬兰的幼儿园教育,同样适用于课外早期儿童教育,并为整个社会所认同。

  在芬兰,课外早教的内容极为丰富,涉及音乐、舞蹈、体育和美术等各个方面。但向学龄前幼儿教授母语、外语及数学等知识性内容的课外班,却是闻所未闻。

  芬兰幼儿教育专家不主张提前向幼儿灌输超越年龄的知识,诸如:母语、数学和外语等。一位在芬兰幼儿园担任学前班老师的朋友告诉记者,芬兰教育部颁发的《早期儿童教学大纲》甚至不允许幼儿园老师向未上学前班的6岁以下儿童教授字母和拼读等。

  这位老师说,她班上的十几个孩子都有1到2个课外兴趣班,包括舞蹈、乐器、冰球和足球等。一些家长表示,他们让孩子上兴趣班,并不是期望他们将来成名成家,而只是为孩子发展兴趣爱好提供机会,锻炼他们的社会交往能力,希望他们在幼儿园之外的环境中能与其他孩子和睦相处,交到更多有共同爱好的朋友。

  除了专业性很强的课程外,一般的兴趣班收费都很合理。像舞蹈、绘画、手工和陶艺等,每个孩子每学期平均100多欧元,是芬兰普通家庭都能承受的。

  芬兰政府支持以培养幼儿兴趣爱好为目的的早教机构。为使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也能有机会发展个人爱好,教育部通过地方政府向这些机构提供资助,使其能维持合理的价格。芬兰教育部在2014年制定的《2014~2018年儿童文化政策规划的建议》中提出,进一步增加对课外教育机构的资助,提高儿童参与兴趣班的平等性,使低收入家庭能够负担得起孩子参加兴趣班的费用。

  社会组织、团体及个人也会提供资助。不久前,因有人抱怨孩子上冰球班学费昂贵,芬兰能源公司ST1董事长米卡·安托宁决定,在芬兰冰球协会旗下建立基金会,由他个人每年出资110万欧元,专门资助有兴趣学习冰球的低收入家庭孩子。

  此外,芬兰还有大批志愿者,贡献他们的业余时间,免费为孩子们组织兴趣班。

  在芬兰,地方政府有责任对课外教育机构的场地、师资、教学内容等进行监管。特别是对其定价进行监控,要求这些机构维持合理价格,确保所有孩子都有机会参加兴趣班,使他们发展个人爱好的梦想都能得以实现。

  日本:覆盖学前教育的保育园制度

  在日本,保育园负责接收0岁到小学入学前的儿童,记者在东京一所保育园就见到过还在摇篮中的婴儿。通常日本家庭在孩子1岁左右就将其送入保育园,所以,日本幼儿实际上是在保育园接受早教教育的。

  2010年,记者的孩子在1岁多时进入了东京的一所保育园,同班的10多个孩子大多在1岁左右,有的还不会走路。当时保育园虽然由于翻修而在公园里新建了一个临时校舍,但条件依然不错。保育园的老师们为这些牙牙学语的幼儿提供了细致的照料,换尿不湿、脏衣服等自不必说,读绘本、做游戏、培养幼儿的生活习惯等活动也是丰富多彩,赶上好天气时,还会把孩子们放进特制的推车外出游玩。

  据记者了解,日本也有一些早教机构,如宝宝手语教室等,主要是面向尚未形成语言能力的婴幼儿,帮助家长更好地和婴儿沟通交流。但由于有了涵盖低龄幼儿的保育制度,日本家长并不热衷于让孩子参加各种社会化早教班。记者认识的很多朋友都表示,不会特意将孩子从小就送到早教机构去。

  虽然早教课程并不流行,但是日本的幼教产品市场十分成熟。以“巧虎”产品闻名的日本倍乐生集团是日本最大的教育机构,其产品覆盖面从幼儿教育直至成人教育,是日本教育领域的唯一巨头。对于“巧虎”系列幼教产品,中国很多家长并不陌生,相关儿童图书、音像制品、育儿教材等在日本也非常普及,该公司还提供育儿讲座、剧场活动等多种多样的服务。可以说日本有孩子的家庭多多少少都会接触到这类幼教产品,父母利用幼教产品教育孩子是日本早教的常态,专门送到特定机构开发儿童某些方面能力的情况并不多。

  实际上,日本社会对儿童才能的培养似乎并不那么着急。以英语教育为例,2013年之后日本小学才在3年级开设英语课程,在此之前,小学生要等到5年级才会学习英语。即便如此,仍有不少教育专家质疑这一调整的必要性。

  新西兰的“20小时幼儿教育计划”

  在新西兰,早教领域最出名的要算是政府推出的“20小时幼儿教育计划”。这一项目始于2007年,主要针对3到4岁的幼儿,提供每天最多6小时、每周20小时的免费教育计划。2010年7月1日起,该计划的服务对象扩大到5岁幼儿,并把适用范围从原来的幼教机构扩大到语言早教中心和游戏活动中心。

  无论幼儿家长的收入、种族、工作、移民和家庭状况如何,即使是非新西兰公民也可以申请获得该项计划所提供的服务。不过,这一项目只针对长期在幼教机构就读的孩子,如果幼儿缺席超过3周时间,就必须缴费。

  “20小时幼儿教育计划”最主要的目的是在保证幼儿教育质量的基础上,尽可能减轻家庭经济负担。此后,新西兰政府还进一步拨款,幼儿接受每周20小时早教后,如有意愿还可以继续增加10小时的免费早教。

  政府出资的免费早教计划带动了整个早教水平的提升。新西兰幼儿早教入学率在这个计划的帮助下有了显著提高,特别是社会低收入阶层也可以获得机会,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早教机构接受学前教育。受此影响,新西兰的各类幼教机构迅猛发展,不少非全日制早教机构改成了全日制,极大丰富了社会早教资源。

  从新西兰的经验来看,提升早教水平需要从多个领域着手。首先,政府增加早教领域的拨款非常重要。政府拨款的确无法成为解决问题的单一途径,但这一行为具有放大效应。

  其次,大力提升早教专业化水平。新西兰教育部近些年对全国早教的评估显示,政府拨款推动更多从业人员接受专业教育,同时移民局也把早教专业列为移民优先专业。

  最后,早教也需要家庭的配合。在新西兰,幼儿父母会定期与早教机构进行交流,了解孩子的成长情况,以使家庭和早教机构这两个对幼儿极为重要的生活场所保持信息沟通和教育方式的连贯性。

  (文章来源:半月谈网 记者徐谦 李骥志 华义 宿亮)